首页 > 美文阅读 > 爱情表白句子

爱情不该是你费尽心机后的战利品 应是生活里放飞真我的甜蜜剂

时间:2017-09-27来源:愁石斋作者:cyf阅读:

在爱情里面很多网友都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难很难的得到了,之所以这样所以很多网友都会觉得爱情是战利品,但是其实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所以爱情应是生活里放飞真我的甜蜜剂!

爱情不该是你费尽心机后的战利品 应是生活里放飞真我的甜蜜剂

首先,该是你能否承担的起自己。

小时候,你把自己依托给父母的怀抱,你学会了懂事,不然会遭到父母的责备。

长大后,你把自己依托到男人的怀抱,你学会了伪装自己,不然会遭到恋人的嫌弃。

姑娘,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做自己,哪怕任性,哪怕肆无忌惮,也无所顾忌!

爱情不该是你费尽心机后的战利品,应是生活里放飞真我的甜蜜剂。

在这个谈起处女癌就能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时代里,女生和男生有着同样追逐爱情的权利。先人们为了女权的斗争,不是为了让如今的你我在男人面前依然扭扭捏捏的如同古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裹脚娇小姐。

你还在无知的认为,男人无法接受的是你的倒追行为?他无法接受的是你这个人。

任何一个男人都承担不起你全身心的托付和依赖。你自以为是抓住了一根转变人生的稻草,夹杂着对爱情的幻想,对未来的期许,希求如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最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却不曾想过稻草的承受力也是有限的,在这个如此艰难的世间,只自己就已经自顾不暇,你有什么魅力足够到能让一个男人为你打乱原本应接不暇的生活。

相反,你遵从本心的率性而为,却又勇敢独立,你的坚强才是让对方真正欣赏和心疼的原因,才是对方死心塌地的对你说句:“别逗了,就算没有你生活还是千疮百孔,这就是生活。我有能力负担的起我们两个人的人生。”当然一切都建立在彼此相爱的基础之上,不然一切都是徒然。

这并非只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表面理论。而是在你足够能独立承担的起自己的人生之后,对方确信,你不会随便给他的人生增添不可控的麻烦,你没有离开了他就活不下去的卑微模样,你有你自己独一无二的韵味,独自绽放。又怎怕会没有为花香而醉赏花人?

樊胜美的悲哀是她自己。

最初听樊胜美嘴里头头是道的爱情哲学,简直就是爱情里的专家。但爱情并非是冰冷的理论就能得到的,若真如此,樊小妹又何苦三十好几还在为爱情婚姻奔波。

樊胜美是幸运的,足够的天生丽质吸引到王柏川这样年轻有为的痴情郎,苦苦守候才得以如愿以偿。

在一次次王柏川为了两个人的未来,为了满足樊胜美的欲望,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应酬的时候,为了事业忙碌奔波装孙子的时候,樊胜美只会不停的打电话催促他帮忙想办法解决她家的事情,一时想不出便咄咄逼人的埋怨在需要他的时候他总不在身边。

王柏川对樊小妹是真爱,但这份真爱,在樊胜美把无尽的欲望全寄托到他一人身上,在面对无底洞般的家庭经常性制造出的问题时只会逼着王柏川想办法解决。这份爱,又能如何坚韧到不被随时消耗殆尽?

一辈子很短,也很长。那么多因美色而追求樊胜美的人,也因她的家庭而前仆后继的选择逃离。他们真的只是因为她的原生家庭那么简单?

所有放弃樊胜美的不是因为她的原生家庭,而正是因为她自己本身。他们承担不起樊胜美附加带来所有无底洞的麻烦,更承担不起樊胜美将所有的麻烦全都转嫁到他们身上。人们追求爱情,是为了开心,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幸福,而并非是为了被拖入到一个万丈深渊,生死未卜。没有人是愚蠢的,那些拥有一定资产为了美色接近她的男人更加不会是。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试想,樊胜美如安迪般独立强大,所有自己的问题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以她的美色,男人抢着帮忙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别再说樊胜美是因为她的原生家庭而使她变得悲哀可怜,究其本因还是她自己把自己变得悲哀可怜。她所有爱情的理论哲学,只能使她的人生更加悲惨。

当你企图用尽心机,机关算尽的伪装自己祈求一份爱情。就别妄想能有你想要的结局,就算有,也只会面目全非。

姑娘,你承担不起自己,就只会让自己处于别人负担的角色。

娱乐八卦
李雨桐曝光与薛之谦亲密合照 李雨桐晒合同证实占网店80%股份

李雨桐曝光与薛之谦亲密合照 李雨

昨晚李雨桐晒出了当年和薛之谦开设UUJULY网店的合同书,证实自己和薛之谦各占40%和60的股份,直到第二份合同书 ...

网络热门
吾爱诗经强选笑话段子(第11期)一转身就是一被子

吾爱诗经强选笑话段子(第11期)一转

有的人一转身就是一被子,如果你有这样的床伴可能也会经常性的感冒了吧,那么生活中还有其他哪些好玩有趣事情闹 ...

网友评论

愁石斋 Copyright@ 2017-2020 www.choushizhai.net
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联系邮箱:choushizhai@choushizhai.net
网站备案号 : 鲁ICP备17021234号-2 鲁公网安备 888888-000000号 技术支持:愁石斋

关注微信